欢迎访问:最新奇米第四色AV在线-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!

友情提醒:因为经常被墙,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: www.9993yy.com   www.9992yy.com

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害羞的珍妮

害羞的珍妮

一天傍晚,我从商馆回到家中,除了一个男仆在整理前院外,整间房子静悄悄的,我穿过大厅,来到我的房间,只见珍妮正搂着雅各在床上睡着,伊莉萨白在她自己的婴儿床上也睡的非常香甜。

  我退出房间,听见后院有人在交谈,顺着声音的方向走了过去。蓉娘和一个仆妇正在收拾晾干的衣服,见到我来,两人连忙向我问好,我向她们点了点头,示意她们继续,不必在乎我。

  仆妇抱着衣服走进屋内,蓉娘则提着水桶在井里打水。

  蓉娘弯着腰从井里拉起水桶。只见她涨红了脸,双臂使尽的交互向上拉,整个腰身也摆动起来。看着这一幕,我突然感到欲望勃发,蓉娘虽然穿着宽松的长裙,但随着弯腰的姿态,浑圆的屁股向后翘了起来,一扭一扭的,有着说不出的性感,带有几点雀斑的微黑脸颊上,透着桃红的血色,一滴辛勤工作的汗珠从额上留下,说明了她是一个充满生命力的年轻女人。

  我咽了一口口水,轻声走到她的身后,从后面一把抱住她的腰。

  蓉娘吃惊的叫了一声,先是慌张的挣扎着,回头看清身后的人是我时不再反抗,只是张大了眼睛,呼吸急促,羞窘的看着我。我对她微微一笑,低头在她的后颈深吸了一口气,亲吻她纤细的肩膀。蓉娘的身体一颤,全身的力气像是被抽干了一样,四肢松软无力的垂下,口中喃喃地说:“不、先生……我……”

  我用嘴唇封住她的话,将她推到靠在一棵树上,我的手伸入她的衣服底下,隔着肚兜(中国式的内衣,非常精致的小玩意)搓揉她尖挺的乳房。

  蓉娘的脸色瑰红,摇晃着小巧的脑袋,不知该如何应对我这突然的侵袭,几次想要推开我却又不敢,过去遭到强奸的记忆又重新浮现,只不过现在意图“强奸”她的,不是那个丑陋粗鄙的长工,而是她的救命恩人,待她如亲的主人。

  我的手温柔的在蓉娘身上流连着,抚平她痛苦的回忆。她不再惊恐的发抖,而是温顺的在我的怀中扭动身躯,我们两人面对面的贴在一起,我感觉到她的体温逐渐升高,呼吸之间包含着一股诱人的女体芳香。长裙滑落在她的脚边,我的手抬起她的一条腿,架到她的胸前,她的秘处彻底的展露出来,泊泊的花蜜早已湿润了她的股间,顺着光滑的大腿滴落。

  她闭上眼睛不敢看我,眉头蹙了起来,鼻翼随着呼吸微微搧动,贝齿轻咬着下唇,模样惹人怜爱,我微微蹲身,然后又迅速立了起来,肉棒由下而上贯入她娇小的身体内。蓉娘倒吸了一口气,无声的张口低呼,眼角渗出一滴泪光,我伸出舌头舐掉泪珠,屁股开始挺耸起来。

  蓉娘低声的呻吟着,从没有过的户外交合让她感到羞耻不已,但刺激的感觉也是前所未有的,她逐渐迷失在快感之中,原本站在地上的一只脚,也不觉得钩上了我的大腿,整个人悬挂在我的身上。

  我的肉棒被蓉娘紧窄的肉洞夹的非常痛快,炙热的花蜜不停的洒在龟头上,让我大呼过瘾,更是加重了力道和速度,在蓉娘的身体里驰骋着。

  “啊!”身后传来一声低呼,我转头看去,只见珍妮摀着嘴,双颊通红,瞪大了眼睛看着我们。

  “过来!”我说,唤住转身要走的珍妮。

  “我听说你回来了……我、我不知道你……我……”珍妮结结巴巴的说着,怯生生的走到我的身边,一双眼睛不知道该往哪里看才好。蓉娘开口想要说些什么,却又不知该如何解释。我抽出肉棒,将蓉娘放在地上,一把抓住珍妮,珍妮顿时挣扎了起来。不要,她低声拒绝着。我无视她的拒绝,强迫她抬头看着我,让她明白我才是这个家的主人。她屈服了,任我脱下她的衣服,露出她瘦小的身体。

  珍妮害羞的遮住胸前和下体。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但她的身体还是像个女孩一样纤细,不过虽然没有丰满的肉感,但却有一股让人忍不住想要拥入怀中好好呵护的冲动。

  珍妮的身体非常的敏感,任何一个轻微的抚摸都会引起她一阵狂乱,也是如此,她对于性的需求不高(甚至有点排斥,她觉得自己的身体淫荡,而虔诚的她认为淫荡是撒旦的陷阱),再加上两次生产,让身体状况原本就不甚佳的她,更显的虚弱,我已经有一阵子没有碰过她了。

  不过经过蓉娘几个月的调养下来,她的健康已有所改善,脸色红润不少,瘦弱的身上也长了一些肉,开始有成熟女性的韵味了。

  虽然很快的珍妮的肉洞就已经湿润了,但就像初夜一样,珍妮还是那么的紧张,身体僵硬的跟木头一样,我不禁为珍妮这种根深蒂固的扭曲宗教思想感到恼怒,孤儿院那些该死的老修女给小孩灌输了错误的观念(什么性是罪的屁话)。

  我将她放倒在铺着衣服的地上,略微粗暴的强行分开她的双腿,珍妮更是脸色发白,甚至额头上冒出冷汗,但我的欲望就像即将爆发的火山,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占有我的妻子的身体。

  突然蓉娘抱住我的手臂,她指了指珍妮,对我摇了摇头,然后跪在珍妮的身边,身体伏到珍妮的身上,张口含住一边的乳头,另一边则用细长的手指灵活的搓弄着。

  我惊讶的看着蓉娘突如其来的举动,只见在她的抚摸挑逗下,珍妮开始逐渐放松,像冰块在太阳的照射下融化一样,珍妮原本紧闭的小嘴开始吐出难耐的低微呻吟,原本僵硬的身体开始有了反应,随着蓉娘的手指到哪,她的身体部位就是一阵颤抖。

  我惊喜蓉娘施加在珍妮身上的魔法,珍妮几次试着想要阻止蓉娘,但蓉娘只要在她的身上某个地方稍加用力,立刻就使的珍妮一声娇啼,身体一阵颠动,举到一半的手只能无力的放下,毫无抵抗余地的任蓉娘摆布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发现珍妮的眼神中出现了从来没有过的迷茫,脸颊红润的像是要滴出血,身体如有虫在爬似的不停蠕动着,这时蓉娘向我点了点头,不用说话我也能明白她的意思,我立刻把肉棒对准目标,一口气插入珍妮的体内。

  我惊讶完全放开身心的珍妮竟是如此的投入和狂野,仿佛是另外一个人,珍妮细弱的双臂使出吃奶的力气,紧紧的抱住我的肩膀,指甲掐进我的肉里,双腿缠住我的腰间,不停的用力向内钩,好像要把我全身都挤进她的体内。

  我当然也没有辜负珍妮的“好意”,像是初尝禁果滋味的小伙子,完全没有任何技巧和花招,任凭欲望的本能支配,猛烈的发动攻击,一次次的贯穿珍妮的肉体。

  再加上蓉娘不时在我喘气稍歇的时候,有时舌舔,有时指搓,有时掌揉,在我们两人的交合处煽风点火,更是将我和珍妮彻底卷入肉欲的烈焰中。

  从此以后,我和珍妮,还有蓉娘,过着只羡鸳鸯不羡仙的三人生活(形容的非常贴切的中国诗句)。在珍妮向天主忏悔的颂祷声中,我和蓉娘一次次的把她推落淫荡的地狱中,享受性爱的甜美滋味。

  我的故事就说到这里。

  在归国的航程中,我回忆着过去二十多年的经历,每一件事都像昨天才发生一样的鲜明。

  随着共和国势力的扩展,我的足迹几乎踏遍了整个东印度,我不敢夸称自己造就了共和国神圣的荣光,但我确实参与其中。

  珍妮,我的妻子,在五年前一次热病后蒙天主召见,蓉娘成为我家实际上的女主人。

  雅各和伊莉萨白顺利的长大,雅各跟随我的脚步,也加入了公司,目前派驻在福尔摩沙,是热兰遮城的商馆长官,深获福尔摩沙总督的重用,至于美丽的伊莉萨白,七年前嫁给一个年轻的中尉,现在是一位高贵的上校夫人哩。

  船长通知我已经看的见共和国的陆地了。我放下手中的笔,握着多年来一直陪伴着我的荣娘的手,漫步来到甲板上。

  感受海风的吹拂,听着海鸥的鸣叫,水手的声音还是一样的粗犷,大海的气味还是一样的清新。故乡啊,我朝思暮想的家乡啊,你的游子终于回来啦。

  【完】


相关链接:

上一篇:入肉林宛瑜 下一篇:媳妇被公公操得欲仙欲死

警告: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,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,否则后果自负!
郑重声明: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,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,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,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!
免责声明: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,请通知我们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好搜 搜狗 百度 | 永久网址:
 www.9993yy.com  www.9992yy.com